双色球历史开奖结果
返回目录

《重生香江风云时代》

第一百二十一章葬花吟

    “冯生。”一个女子在身后喊道。



    陆致远转头一看,正是李俪鹃。



    “李秘书,你好。”陆致远含笑招呼道。



    “陆先生?你俩认识?”李俪鹃神情错愕。



    林冯生和陆致远同时答道:“早就认识”、“刚刚认识”。



    两人对视一眼,哈哈大笑。



    李俪鹃笑道:“好吧,我郑重介绍一下,这位是陆致远,她叫林冯生,我伦敦同学。”



    陆致远调侃道:“仅仅只是同学?”



    李俪鹃霞飞双颊,“这你也管?”



    林冯生摊手道:“我看?#19968;?#26159;闭嘴好了。”



    陆致远笑道:“有理,此时无声胜有声。”



    三人同笑,陆致远问道:“林先生,梅加瓦蒂现在怎样?”



    林冯生耸耸肩膀道:“不好,意志消沉,眼下正准备脱离从政道路。”



    “你跟她很熟?”



    “还行,?#36824;?#25105;一般不跟她接触,因为我父亲是标准的苏拉哈托派。”



    “你的父亲是?”



    李俪鹃想要回答,林冯生打个眼色后笑道:“杂货店老板,一直支持苏拉哈托。”



    “那次暴乱之后还是这样?”



    “是的,他一直信奉‘大?#20063;?#26377;大治’。”



    “好吧,那我没什么好说的。苏拉哈托和苏比拉托的争斗怎样?”



    “最近?#30452;?#21457;冲突,苏拉哈托大胜,我估计苏比拉托不出一月就要出国避难。”



    陆致远沉吟道:“这对梅加瓦蒂未尝不是机会,这样,能否拜托林先生一件事?”

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

    “帮我带100万给梅加瓦蒂,就说我始终站在她这边,请她无论如何都别放弃。只要她砥砺前行,定能恢?#27492;?#29238;亲的昔日荣光。”



    说完他掏出支票本和签?#30452;剩?#21047;刷刷写下一串数?#37073;?#36882;给林冯生。



    林冯生漫不经心地接过一看,惊道:“美元?”



    “自然是美元,希望林先生替我保密,我可不想昨日重现。”



    ?#26263;比?#19981;会。?#36824;?#20320;就这么相信我?不怕我中饱私囊携款潜逃?”



    “在香港,我最信任的就是李秘书,她的眼光我认为决不止百万美元。”



    男女二人听得这话对视一眼,甜蜜一笑。



    “好吧,我相信你对梅加瓦蒂的拳拳之心,一定将它转交,希望她能重振旗鼓,承继乃父之志。”



    “没错,她父亲是咱们华人的好朋友,我真诚希望英拉内能将这种友情承继下去。”



    林冯生撇嘴道:“只要苏拉哈托还在台上,这种场景只怕难得实现。”



    港督夫人带着顾雅瑜过来。



    “你们在说什么呢?”



    三人向港督夫人鞠躬。



    “随便闲聊。”林冯生笑道。



    “你说谎的样子跟你父亲如出一辙,好了,咱们进去吧,爵士在等你们一起就餐呢。”



    林冯生跟陆致远对视一眼,尴尬而笑。

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顾雅瑜问道:“那人是谁啊?”



    陆致远笑道:“英拉内有几个姓林的?”



    “不会吧,你是说......”



    “别人不说,咱们只当不知。大家都是人生过客,没必要人人都去深交。”



    广播道电视节目制作?#34892;模?#38470;致远伏案疾书。



    马上就要开拍《卧虎藏龙》,剧本和故事板均已就绪,但拍摄进?#20154;?#36824;是比较担心,所以想把好莱坞的一些好做法写出来给大伙看看,兴许能提高效率。



    李天胜和张华彪敲门进来,陆致远抬头问道:“有事?”



    “老板,招震强有《上海滩》,王天菻有《狂潮》和《书剑恩仇录》,我俩就想问问,您这还有剧本思路吗?”



    “自然是没有,你?#20146;?#24049;?#39038;?#19981;了?”



    “老板的?#39038;?#26368;好,我们想走捷径。”



    “那你们打错算盘了,我真的已经才思枯竭。?#36824;?#20320;们可以想想,假如《书剑恩仇录》火了,会给香港电视圈带来什么?”



    李天胜沉吟道:“金庸小说必然火爆,武侠,武侠剧集肯定会有大批跟风者。”



    “梁羽生,肯定会瞄着梁羽生的小说,因为金庸小说剧集改编版权被咱们拿到手了。”



    陆致远笑道:“梁羽生的小说不好改编,这个已有前车之鉴,你们就不能想想古龙么?”



    “古龙?”



    “对,就是古龙。”



    “古龙的小说很多啊,我们也要像金庸小说一样把版权都买下来?”



    “那倒不必,其实古龙众多小说,我觉得《楚留香传奇》写得尤其好,故事性强,情感描写?#25913;澹?#25913;编成电视剧应该最可行。”



    “我俩去找古龙?”



    “去吧,就以公司名义和旧金山电视台播放为饵,先谈购买整体版权,实在不行就死盯《楚留香传奇》,务必将它拿在手中。”



    “好的,我俩这就商量个办法,找古龙开口。”



    两人走后,陆致远犹自?#20102;肌?/p>

    就像歌曲一样,电影电视剧本等《卧虎藏龙?#25918;?#23436;,他不会也不能再有任?#26410;?#20316;。



    仅凭自己一人动来动去没有任?#25105;?#20041;,必须开动手下群策群力,才能让公司职?#27604;?#24773;踊跃百花争鸣。



    再说他现在确实已经挖空?#36828;矗?#20877;也记不得别的什么剧本了。



    与其将来出丑,不如现在隐退。



    说到歌曲,他又想起李汉祥要求的歌曲来。



    跟红楼梦有关的歌曲,这就难倒自己了。



    央视87版《红楼梦?#36820;?#26159;有首《枉凝眉》很是好听,可他忘得一干二净。



    《葬花吟》也很好听,自己多少记得些,不如改改把这首曲子拿去交差,总不至于被人骂难听吧?



    说到做?#21073;?#20182;停下手里的差事,取出李汉祥寄来的剧本和《红楼梦》原著仔细研读。



    “花谢花飞花满天,红消香断有谁怜?



    游丝软系飘春榭,落絮轻沾扑绣帘。



    一年三百六十日,风刀霜剑严相逼;



    明媚鲜妍能几时,一朝漂泊难寻觅。



    花开?#20934;?#33853;难寻,阶前愁杀葬花人,



    独倚花锄泪?#31561;鰨?#27922;上空枝见血痕。



    愿侬此日生双翼,随花飞到天尽头。



    天尽头,?#26410;?#26377;香丘?



    ......”



    陆致远越看心里越感压?#37073;?#38497;然记起了曾经模糊的旋律,于是赶紧拿过曲谱



    记下。



    遇有记忆模糊的,他也能自己编写一段新的补充进去,效果感觉更好。



    不出一个小时,曲谱竟然竣工。



    他拿着曲谱哼唱,一曲完?#24076;?#30524;眶居然有泪。



    ?#23621;?#38321;書城一個免費看書的換源APP軟體,安卓手機需Google Play下載安裝,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】
双色球历史开奖结果 黄金时时彩全能计划 北京快三玩法官网 11选5倍投盈利计划 足球计算器混合过关 江西时时系统漏洞 重庆快乐10分走势 开心彩票注册送50元 重庆时时杀号定胆 cbt到底是怎么赚钱的 信德娱乐国际